一證在手,吃喝不愁;啥事不乾,年入10萬。半月談記者發現,當前一些行業“證書掛靠”普遍,中介公司資質轉租“生意”紅火,已成公開的秘密,許多行業形成“有資質的不幹活,幹活的沒資質”的不良風氣。(10月9日《半月談》)
  前不久是國家二級建造師統考的時期,突然接到很多同學來電,說來考二級建造師。也有人在微信朋友圈發佈動態,說考到了就可以掛靠了。對於他們考霸的精神,我不懷疑,但是這些同學,學的專業基本與建築行業不沾邊,有甚至學英語專業的,旅游管理專業的,有幾個同學甚至是中小學老師和公務員,為什麼考二級建造師呢?如此跨界令人詫異。
  原來他們是為了拿到證書掛靠到建築公司,每年輕鬆收入幾萬,同學說這在建築業是明規則了。因為建築公司要升格資質,或者要招投標中標,需要對二級建造師一級建造師的人數進行考評。這便滋生了掛靠族。令人詫異,建築行業,一個技術要求極其高的領域,卻出現如此不負責任的利益腐敗。筆者觀察,“拿證的不幹活,幹活的不拿證”諸多行業都出現類似現象。
  國家設置職業資質考試本是為了能夠規範行業發展,提升行業技術水平,提高從業者從業素質,設置從業門檻,規範行業管理,保障建築安全。如今卻成為精明人士鑽空子撈利益的腐敗之地,大肆斂財,此舉助長了歪風邪氣,使得這項嚴格的市場監管制度在實際中嚴重走樣變形。
  證書掛靠大行其道,在證書“交易”市場上,省錢成了助長掛靠歪風的直接動力。“如果是掛個證,我每年花費五六萬元就夠了,但要聘個持證技術人員正兒八經工作,沒有10萬元請不來。”利益的投機取巧,促使買賣雙方橫貫四方,利益鏈條不大自肥。證書掛靠者以高校教師、新近大學畢業生居多,掛靠企業多是民營建築企業,一級建築師證掛靠“行價”每年12萬元左右;一級建造師2萬元至4萬元,二級建造師1.2萬元左右。如此明碼標價,視國家法規枉然不顧,政府有形的市場監管手段被畸形化。
  證書掛靠看似是簡單的你情我願的市場行為,其實是法治不健全下市場主體與政府監管狼狽為姦的結果。證書掛靠腐敗,是工程項目腐敗的開端,是權力腐敗的導火索,隨之而來的是招投標腐敗,招投標弄虛作假走過場,工程交易暗箱操作,項目合作利益輸送等便亂象平生。沒有真正專業人才的皮包公司可以買幾張掛靠證書,隨後依靠關係大開方便之門,大肆承包項目,攬接工程。
  建造行業對專業技術要求極高,資質證書考評是保障建築物質量、對群眾安全負責的做法。故而,對於這些行業的資格準入不能一取消了之,而應該設立更嚴格的考評辦法,嚴控準入制度,嚴格從業隊伍,嚴肅市場紀律。此外,對於持證者從業現狀予以規範,從業終生實名制,持證上崗,杜絕證書買賣。同時,對招投標要嚴格規範,做到招標程序公開透明,加大對掛靠違法違規的懲處力度,讓掛靠者無處遁形。
  文/吳敏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嚴打“證書掛靠”方能擰緊工程腐敗水龍頭)
創作者介紹

速霸陸

ka30kamp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